photo

  • photo

  摩杰主管“作为非正式雇佣职员长时间劳动至今。全是对身体增加负担的工作,不管怎么努力,每月工资也到不了20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1万3000元)。到最后反复换工作。甚至还患上了精神疾病,蛰居在自己家中”一一。

  摩杰注册《朝日新闻》收到了有着如此开头的投稿,它来自居住于千叶县的男性(50岁)。文中这样写道“报纸投稿,是我活着的唯一证明”。

  摩杰娱乐记者到访了男性的自家。是位于干道沿路、筑龄超过20年的木造房屋。他和70多岁的母亲2人一起生活。路过车辆的声音,透过2楼男性就寝的房间,微微作响。书架上放着和“非正式职员”以及“跳槽”有关的书籍。

  “除了家里没有安身之所。也知道年龄增长,就业变得困难。结婚应该没什么希望了吧。考虑到今后还有晚年的生活,心中变得苦闷”。在由8张榻榻米(1张约为1.62平方米)组成的房间内,男性静静忍耐着对于自己的否定及对于将来的不安。

  大学毕业后,虽找到了正式雇佣的工作,但因人际关系出了问题而辞职。35岁之后的10年间,持续着介护或警备等非正式雇佣的工作,工作单位换了10家以上。虽带着“想成为正式职员组建家庭”的想法,送出多份简历,但都没能得到面试机会。3年前得了心理疾病,处于蛰居状态,目前仍持续着治疗。现在,母亲的养老金和自己的残疾人补贴是唯一的依靠。

  “希望增加并非打工,而是能够安定干活的工作。即使工资稍少,但我想只要能够工作,便可以消除对于晚年的不安”。

  2018年,约有2120万人为非正式雇佣职员。较10年前起约增加350万人,占劳动人口的4成。他们是否会因无法从不安定的雇佣及社会的孤立中脱身,而就此迎接终老呢。这样心中苦闷怀抱着“晚年不安”生活的人,已经不能说是例外。